云浮警方摧毁“刘氏兄弟”涉黑团伙纪实_云浮资讯网

云浮警方摧毁“刘氏兄弟”涉黑团伙纪实

发布时间:2020-10-30 相关聚合阅读:刘氏 云浮 团伙 纪实 警方 兄弟

原标题:云浮警方摧毁“刘氏兄弟”涉黑团伙纪实

金秋时节,走进云浮市云城区高峰街道洞殿村,空气中弥漫着青草香气。点缀在山坳间的一块块农田,星罗棋布。一条水泥路舒展开来,宛如飘带,连通山外的世界……

“之前这条路上,来来往往都是拖建筑废料的大货车,我们出门都要捂着口鼻,两边的树叶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山后面的农田被渣土掩埋,寸草不生。 ”一名当地村民说。而这一切,都拜“刘氏兄弟”所赐。

(刘氏兄弟涉黑集团受审)

村民口中的“刘氏兄弟”,曾是当地的“土皇帝”。刘镜西(56岁)、刘强(54岁)、刘国明(51岁)兄弟三人原本是当地农民,平日里游手好闲,拉帮结派。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刘氏兄弟”为首的犯罪团伙在云浮市区实施绑架、敲诈勒索、非法拘禁、抢劫等一系列暴力犯罪行为,称霸一方。1999年3月,该团伙被云浮警方摧毁,法院数罪并罚,对3人处以有期徒刑10~16年不等。然而谁都没想到,刑满释放后的“刘氏兄弟”不仅不思悔改,反而卷土重来……

娱乐中心成黑色陷阱

提起“新偶像桑拿按摩中心”,许多老一辈的云城区居民都讳莫如深。“豪华”“老板有背景”“不敢招惹”等模糊字眼,是人们对这家已经消失20年的娱乐场所共同的回忆。而该娱乐中心的幕后老板,正是“刘氏兄弟”。

云浮市公安局云城分局办案民警说, “刘氏兄弟”在洞殿村是出了名的好赌,还以蚀米偷鸡、丢蝇拉象的办法引诱他人参赌,然后出“老千”赢大头。等对方输红了眼想翻本,“刘氏兄弟”便逢场作戏,口头答应借款,引诱对方继续参赌。当对方欠下巨额赌债后,立刻翻脸,强逼对方写下“借据”,非法逼债。上世纪九十年代,他们以此手段完成原始资本积累后,在云浮市云城区开设“新偶像桑拿按摩中心”,并以此为据点壮大势力,实施设赌行骗、抽水放贷、绑架勒索、抢劫、容留妇女卖淫等多种违法犯罪行为,其中抢劫、勒索金额高达300万余元。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名在当地做机械设备生意的王老板。他被‘刘氏兄弟’诱上赌桌,不到半个小时就输光了随身携带的2万元,后来又欠下12万元赌债。两天后,想翻本的他用自己老家的土地使用证作抵押继续向‘刘氏兄弟’借款,结果输得倾家荡产,被迫举家搬离,躲在佛山开一间杂货店勉强度日,不敢踏入云浮半步。”办案民警回忆说。1998年,云浮警方根据群众举报线索,对“刘氏兄弟”涉黑团伙展开调查。经过4个余月的缜密侦查,走访上百名知情人,民警摸清了该团伙组织架构,掌握了大量涉黑证据。

1999年3月15日,云浮警方在广州冼村一出租屋内将兄弟三人一网打尽。3月17日,调集30余人次警力,将“新偶像桑拿按摩中心”查封,当场抓获涉案人员22名。

一名参与行动的老民警在回忆录中写道:“云城区人民目睹市公安局捣毁藏污纳垢的黑帮据点‘新偶像’,无不拍手称快,赞誉市公安局敢动真格,为民除害。”

链接平台狱后卷土重来当上“土皇帝”

时间转眼来到2010年,就在“刘氏兄弟”几乎要被人们淡忘时,一则“‘刘氏兄弟’要回来了”的消息在洞殿村不胫而走。这并非谣言。

2010~2011年,出狱后的“刘氏兄弟”通过出让老家地皮获得原始资金,先后成立云安县金盛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明豪材料贸易部,联手经营家族生意,并吸纳宗亲,凭借自身在“江湖”上的影响力,网罗社会闲散人员和有违法犯罪前科人员加入公司,迅速形成以“刘氏兄弟”为组织领导者,以朱某峰、刘某良、刘某健、刘某婷(女)为骨干,以沈某森、罗某扬、董某军等人为积极参加者的涉黑团伙。该团伙以承揽工程、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非法经营堆场为主要牟利手段,在洞殿村及周边一带长期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令当地群众闻之色变。

2014年,“刘氏兄弟”密谋夺取家族所属的洞殿村村委会主任之位,由刘强参选,志在必得。选举投票期间,凭借团伙影响力,刘某良、朱某峰等团伙成员纠集近百名社会青年到村委投票现场,贴身跟随投票工作组,通过威慑、贿选、公开拉票等非法手段,致使刘强高票当选。此后,“刘氏兄弟”以洞殿村委为中心对外扩张,势力范围覆盖云城、云安两区,通过插手集体工程、干预经济事务、侵占集体财产、经营违建小产权房、违规处理石材废渣等非法手段牟取暴利。

2017年,“刘氏兄弟”故技重施,通过纠集团伙势力肆意破坏选举,使刘强连任村委会主任,继续把持基层政权。2019年,刘强因有违法犯罪前科不能继续担任村委会主任,他们便施以贿选手段,指定其侄媳妇伍某思当选,妄图在幕后遥控指挥洞殿村委。

“这里原来是清远一名黄老板投资开设的砖厂,由于遭‘刘氏兄弟’敲诈勒索,不堪其扰倒闭了,现在只剩下这片废墟。”办案民警告诉记者,2015年间,刘强利用其在当地的势力以及担任村委会主任的特殊身份,以支持洞殿村生态村建设为名,强迫在此开设砖厂的黄老板捐款赞助。黄老板迫于压力同意其要求,累计“赞助”资金13.8万元。同年,刘强为兑现其之前参选村委干部时许下的“出资为投票支持其竞选的村民购买一年农村合作医疗保险”的诺言,以赞助村民购买农村合作医疗保险为由,对黄老板施以言语威胁索要7万元。事后,刘强对外宣称是自己个人出资,赞助村民购买农村合作医疗保险。

(黄老板的砖厂如今已是一片废墟)

“2019年‘刘氏兄弟’落网后,我们通过走访了解到他们欺压黄老板的情况,想请黄老板配合调查取证。然而对方听到是关于‘刘氏兄弟’的案件后,说什么也不愿来云浮,甚至连法院判给他的赔偿款都不敢来领。”办案民警感慨道。

金蝉脱壳难逃恢恢法网

2018年末,肇庆一柴油供应商陈某鸥来到云浮市公安局云城分局兴云派出所求助,称刘镜西恶意拖欠其900万余元柴油款。此前,刘镜西提出要以位于云浮市的一栋小产权房抵债。然而虎口夺食谈何容易,几番交涉后,陈某鸥钱房两空,遂向警方求助。

经过深入调查,云城警方发现这并非一宗普通的经济纠纷。在云浮当地,以刘镜西为首的“刘氏兄弟”势力网络错综复杂,且该团伙名下公司涉嫌非法经营。与此同时,上级公安机关移交的一宗涉黑案件线索也指向该团伙。

结合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云城警方立即抽调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通过细致深入的摸底排查,掌握充分证据后,云城警方于2019年4月1日凌晨调集200余人次警力对“刘氏兄弟”涉黑团伙展开收网行动,先后抓获包括刘镜西、刘强、刘国明在内的犯罪嫌疑人44名。

人抓到了,但侵权行为的认定成为摆在公、检机关面前的一道难题。重出江湖的“刘氏兄弟”充分吸取十年前落网的教训,变得老奸巨猾。以违法经营堆场为例,“刘氏兄弟”借用他人名义成立多家空壳公司,签订租地协议,自己则退居幕后遥控指挥堆场经营管理,并通过安排他人顶包环保处罚等手段,做到经营决策以及堆场收益不留痕,为日后逃避法律制裁做足准备。

“收网行动中,我们在‘刘氏兄弟’位于云城区南山路1号的窝点搜出百余枚公章,涉及50余家注册企业,他们的三姑六婆、手下马仔全都成了企业法人,三兄弟自己名下的固定财产反而‘少得可怜’。他们披着‘合法经营’的外衣掩饰非法所得,给后续定责、追损和赔偿造成困难。”专案民警说,面对这招金蝉脱壳,警方一方面对海量碎片化证据材料进行整理,另一方面转换思路,采取曲线环绕包抄策略,攻坚其他涉案人员,充分利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逐个击破,成功引导相关涉案人员如实供述涉案企业的经营管理情况,最终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涉案企业的运行及收益都是由“刘氏兄弟”在幕后操纵,彻底斩断他们的退路,做到精准、有效追责。

(随着“刘氏兄弟”的落网,他们违建的小产权房成了烂尾楼。)

今年6月29日,云浮市云安区法院对“刘氏兄弟”涉黑案作出二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刘镜西、刘强、刘国明等人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非法转让土地使用罪,污染环境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等9项罪名,判处刘镜西等16人有期徒刑15年到1年3个月不等,判令刘镜西、刘强、刘国明依法赔偿因污染环境造成的生态资源损失1959万余元。

如今,

山清水秀的洞殿村

恢复了往日安宁。

每 日 警 情 通 报

(2020年10月26日)

2020年10月25日,全市110报警服务台共接报警求助警情221宗,其中,刑事治安警情16宗(云城3、云安2、罗定7、新兴2、郁南2),交通警情92宗,求助警情12宗,举报8宗,119火警2宗,其他报警91宗。

敬请关注“平安云浮”

【来源:平安云浮】

Copyright© 2015-2020 云浮资讯网_今日头条资讯_百度资讯头条资讯_巨潮资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