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地的这份“野心”,值得所有房企关注_云浮资讯网

金地的这份“野心”,值得所有房企关注

发布时间:2020-10-18 相关聚合阅读:金地 野心 这份 房企

原标题:金地的这份“野心”,值得所有房企关注

每到季度、半年、年终的时间节点,房企销售排行榜就成为了业内的一大谈资。不止媒体忙着计算几家涨跌,房企恐怕也在关注着彼此间的业绩。

近期克而瑞公布的1-9月房企销售排行榜就显示,虽然受到疫情的影响,国内房企年内的整体销售和供货节奏均有所后移,但TOP100房企今年前三季度整体的销售业绩,相较2019年同期还是有着9.2%的涨幅。

不过,这种涨势并非均衡分布,而是集中在头部企业一端。

据克而瑞的统计研究,TOP50房企操盘金额集中度较2019年有一定提升,行业竞争仍在持续加剧,规模房企的竞争优势在继续扩大。

实际上,房企间的分化并不仅仅体现在销售业绩层面,随着国内房地产市场发展的不断深化,部分企业的路线图也正悄然生变。

三个关键词描绘出的行业新语境

对于国内房地产行业而言,近年来有一些关键词被频繁提及:产城融合,城市服务商,建筑产业化。

这并非一系列新概念。单以建筑产业化为例,早在2013年左右,行业就有相关的推广与鼓励声音出现,而国内房企对相应产品技术的研究,则最早可追溯到2006年左右,目前相关产品在国内市场上也已有了不少的应用实例。新的变化,其实来自其他关键词所构筑的语境。

2013年时,长沙金地三千府项目便采用过装配式进行建设

早在几年前,越来越多的房地产企业便开始将业务延展至更多的领域,不仅仅满足于造房子与卖住宅,汽车、康养、文旅等众多产业行业都出现了房企的身影。

房企间多赛道竞争、多产业布局趋势的出现,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源于国内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告别了高增长的所谓“黄金时代”。品牌房企需要找寻新的产业接口,一方面为传统的房产业务增加消化渠道,一方面也拓展上下游产业链,挖掘新的盈利点。

在这样的背景下再来看产城融合与城市服务商的概念,不难发现其新的内涵与意义:

作为新的产城融合参与者和推进者,开发企业扮演的角色不再仅仅是物理空间的建设者和提供者,而是向上扩展为新兴产业机会的发掘者和投资者,以及向下延申为相关物业的持有者、运营方,以及产业公司企业的合作方。如此才能跟深入参与到产业发展中,分享新的红利。

城市服务商的语境与此类似。当一家开发企业能够在居住、商业等基本的需求之外,为客户提供更多样化、涵盖更多领域,同时也更为优质的服务时,其服务的对象自然从其自身的业主,拓宽为了一个区域乃至一座城市的所有居民。城市服务商这一发展新方向,可以说既是开发企业自身的主动求变,也是城市发展所提出的新要求。

从这样的角度出发,建筑产业化的高生产效率、节能增效、成本质量进度可控等优势,具有了更深刻的价值——它能够保证房企在最基础的项目建设层面有稳定的输出和品控,让其将更多的时间精力投入到产城融合,以及转型城市服务商方面。

近期,金地集团董事长凌克在接受第一财经《意见领袖》栏目专访时,就表达了相似的观点。

金地集团董事长凌克接受专访时分享了他对行业风向的观点

在采访中他提到,一家公司如果说只能做一点住宅,这家公司是没有竞争力的,金地的目标不仅是开发全品类的地产,还要能够提供各种各样的社会服务,所以金地会做医疗、教育、养老、体育,希望给城市提供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

而对于建筑产业化,凌克的认识则显得更进一步。在他看来,建筑的产业化或者说工业化的基础是建筑的数字化。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金地在2019年专门成立了BIM工作小组,以为各种服务合作商提供技术工具和平台,尝试打通开发商、设计师、施工单位等的线上通道,来让产业化的运用下沉到设计、生产、安装等各个环节。

变化正在渗透全行业

以金地为代表的头部房企路线图上的变化,延申出了几个值得关注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这种变化是否具有普适性?

以金地等头部房企为代表,变化正席卷全行业

如果单从结果来看,答案无疑是肯定的。正如前面所提到的,早从几年前开始,品牌房企便已经开始尝试将业务触角深入到更多的领域,无论是浅层次地寻求行业供应商进行合作,还是更进一步地自身上马相应业务线,多产业赛道布局的趋势是毋庸置疑的。

这带来的一大变化是,虽然地产仍旧是很多品牌的核心业务,并可能仍会是其很长一段时间的最主要收益利润来源,但其在部分品牌整体战略布局中的地位,正向基础业务转向。和金地类似,越来越多的品牌正将他们的注意力和资金等投向更广阔的领域。

正如金地集团董事长凌克所表达的那样,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很难想象一家房地产公司仅仅作为住宅提供方存在,而将其他可能与业主客户产生业务往来的领域全部拱手让人。

一个小细节是对此最好的例证:在数年前,一个项目引进另一品牌的物业还是一种合作常态,但现在这样的现象相对已越来越少。几乎每家实力房企都在着力打造自身的物业品牌,以构筑产品服务层面的“护城河”。

多产业布局意味着企业的服务边界在不断拓宽

向城市服务商转型背后的逻辑也是类似的。虽然各家在提法上可能有所不同——城市服务商,城市共建者,深耕城市区域——但其方向是一致的,那便是提供尽可能多的覆盖城市发展与生活需求各方面的服务品类,在消费者的选择列表上占据一个靠前的位置。对于品牌房企而言,这不仅意味着潜在的渠道,更多的业务可能,也能使其在一城一地的市场上更具备话语权。

金地的“野心”与数字化路线图

第二个问题,这种变化需要深入到什么程度?

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先看看凌克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的近年来金地在做的几件事:

一是金地围绕人工智能、生命科学领域做了大量的产业投资。这种投资并非粗暴地通过砸钱成为新兴科技公司的大股东,而是为其开发相应的科技园区,为其产品的研发、生产、应用提供一流的、高层次的技术和战略服务。

利用广泛布局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乃至美国旧金山等产业高地的优势,金地尝试去挖掘有潜力的产业领域和新兴人才,吸引了一批美国的科技企业来到中国,落户金地的孵化器、加速器以及产业园。通过孵化培养科技公司,扶持其形成产业链,来提高金地产城融合的综合实力。

依托金地威新这一子品牌公司,金地正向“中国产业发展合伙人”发力

二是前面所提到的建筑工业化与信息化。类似BIM工作小组这样的战略新项目,最终目的不仅仅是打通线上,优化设计生产建设等各环节,更是要构筑一个新兴的数字化平台。

从凌克的视角来看,未来每一套实体的房子都应该有一个数字孪生存在于信息数据库里,它囊括了这套房子诞生从始至终所有的数据。无论是对产品品质进行溯源,还是进行人工智能的各项展开及场景化应用,都能从数字孪生处取得支持并更加便捷和高效化。

第三,金地已经开始为业主提供个性化的精装修服务,根据业主的审美和需求来定制室内空间。其在不断研究和创新新户型,推出新的建筑风格,以及尝试OEM来帮助业主降低一些部品部件的成本。

金地在装修服务层面进行了很多创新尝试

虽然目前来看这种定制更倾向于几种既定方案的选择和搭配,但凌克在采访中很有信心地表示金地的个性化户型设计和定制化装修能力还将继续提高,希望能在未来几年真正实现“一房一图”。

仔细分析这几件事,会发现其虽然涉及不同的领域方向,但内里的逻辑却是贯通的:对人工智能等科技领域的投资,能够为金地增添新的潜在科技力量和人才渠道,其无疑将极大补充提升品牌在数字化平台打造方面的实力;而“一房一图”的实现,正需要立足于数字化平台功能的完善、数据的广度以及充足的算力——属于金地的一整套信息化与数字化路线图就此成形了。

这其中有一个容易被忽视的细节,那便是金地信息化与数字化路线图的打造,对行业相关联产业链的冲击改变,可能远大于对其自身的影响。试想一个类似这样的场景:当一家设计单位通过与金地的合作,已经习惯了利用数字化平台高效的工作模式,再回归传统的地产企业合作场景中,它会有怎样的感受?

深圳金地威新中心是金地探索线上路线图的重要物理据点

从这个角度而言,金地的“野心”,其实在于构筑一个行业普适的新生态环境,并尝试通过前期的投入实践,占据相应的话语权,去成为新环境下的规则制定者。类似的变化其实在房地产行业中已有先例,只不过那条赛道叫二手房,那家品牌企业叫贝壳,而成绩如何相信已无需赘言。

当然,想要上升到行业的层面,不可325棋牌游戏能仅靠金地一家品牌来推动,实际上几乎所有头部房企都在进行相似的尝试和推进。但如金地这般深入描绘出一幅如此清晰且内容详尽路线图的,并不多见。在房地产企业转型信息化与数字化这一层面,可以说金地已经领先了。

每家房企品牌都要找到自己的新航路

立足于前两个问题,第三个问题自然而然就产生了:这种变化是否可复制?

回答这个问题前,先来看看金地交出的“成绩单”:

目前,金地的业务项目已覆盖中国120余座大中城市和美国东西海岸的8个不同城市和地区。截止2019年末,金地集团总资产约3348亿元人民币,连续多年入选福布斯全球企业2000强、《财富》中国500强榜单。

广阔的区域城市布局,决定了品牌的业务广度

仅以昆明一地的金地项目布局,便有不少值得一提的细节。

从2014年入昆首作金地悦天下落地昆明双塔片区,到如今最新的金地自在城落户安宁,6年的时间里金地仅仅在春城呈现了4个项目,其项目选址不可谓不审慎。而从双塔到巫家坝,再从滇池畔到安宁太平,金地选取的无不是城市的热点及潜力片区,其项目取得市场认可的同时,也带动区域价值一步步攀升。

金地在昆明最新呈现的自在城项目,是其当前品牌力的集中展现

在其最新的金地自在城项目上,不难发现品牌向城市服务商的积极转向——褐石系产品在昆明的首次呈现,保障了产品力;从外部的商业、教育、医疗、休闲大配套,到内部的各种空间场所的营造,包裹了居住者需求的方方面面;金地的物业服务作为串联,使城与人实现闭环。一座金地自在城,在生活居住层面做到了极致,即使只讨论传统地产业务的品质感,其也并非一般品牌所能匹敌。

而在新的产业领域,根据凌克在采访中透露的信息显示,过去多年金地在人工智能,包括云计算,集成电路,机器人在地产科技化领域的应用等方面都已做了大量投资、孵化;其同时也涉足了生命科学领域的靶向药物,生物医药,免疫治疗、细胞治疗和转化医学等各方面。

金地现在已经有300多位专门从事软件研究的人员,未来队伍规模还将不断扩容。其正在积极建立自己的信息化系统,研究适合于金地的应用软件,构建大数据平台。

线上线下相结合,金地探索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新道路

正像文章开头所说的,房企间业绩的分化,传导影响了其多产业布局能够铺得多广,走得多深。一个最浅显的例子是,一家城市区域布局足够广泛,项目业主数量足够多的企业,即使仅仅在基础数据的获取层面,也要比一家规模小很多的公司更具竞争力,遑论资金投入与投资广度等其他层面了。

更为关键的一点是,金地在很多领域的布局投资时间足够早、经验积累足够多,其往往有着十年以上的准备和投入。这种先发优势差距,是难以仅仅靠资金来抹平的。金地走的这条路,并不是那么容易复制。

当然,对于中等规模房企而言,与头部品牌企业在多个层面的分化,也并非就完全判了其“死刑”。选取一个相关产业,去深耕投入并形成自身的产业优势,是可能帮助其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继续保持竞争力的,因为相关的赛道其实还有很多。

在这一过程中,金地的实践至少在两方面提供了宝贵的启示。一是守住业务边界。一如金地推进产城融合的方法所示,其并非一头扎进一个产业领域,完全取代专业的公司团队,而是从自身的业务特点出发,寻找相应的结合点,不轻易越界。

二则是保持长跑的心态。无论是在地产业务领域,还是新的产业方向,靠短跑冲刺都只能攫取一时的利益,唯有长期的投入和耕耘,才能有真正丰厚的收获。

以科学筑家为使命,金地希望成为中国最有价值的国际化企业

采访中凌克表示,未来10年,金地希望能够成为真正的产城运营商,做到真正的产城融合。在产业地产方面,金地公司希望成为科技孵化的领先者;而在地产板块,金地希望成为地产科技的领导者,逐步转变成为一家科技公司。他是这么说的,而金地也正这么做着。

Copyright© 2015-2020 云浮资讯网_今日头条资讯_百度资讯头条资讯_巨潮资讯网 版权所有